中国共产党早期支部制度及其实践
作者:佚名    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更新时间:02-06

 

(《党的文献》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发布,请勿转载)

[摘要]支部作为党在基层的战斗堡垒,在党领导人民进行革命的进程中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作用。但在建党初期,党对支部的认知尚不清晰。直至中共四大时,支部被确定为党的基层组织,支部制度才得以正式确立和逐步完善。通过考察中共上海城市支部的革命实践可以发现,上海党组织支部建设采取了建立部委员会监管机制、扩充支部数量、完善支部机构和培养支部干部等举措。上海党组织的支部建设取得了较好成效,不但使上海的党员人数和支部数量大增,还促进了上海工人运动的发展。总之,党通过支部建设将组织触角延伸至社会最基层,从而拥有了较为坚实的群众基础和严密的组织网络。

[关键词 ]中国共产党;支部制度;中共四大;中共上海区委;基层组织

[中图分类号 ] D231 [文献标识码 ] A

支部作为中国共产党在基层的战斗堡垒,在党领导人民进行革命的进程中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作用。但在中共建立初期,党员人数较少,且分布地域有限,对支部的认知尚不清晰,一度将小组指定为党的基层组织,直至中共四大时才将支部确定为党的基层组织。目前,学界对党的早期支部问题的研究,主要聚焦于党对支部制度的探索、贡献以及对某个城市支部或农村支部的考察。但是,囿于史料利用的不足,学界对党的早期支部的研究还有薄弱之处,特别是对党的早期支部制度的形成及其革命实践的专门研究,尚有较大的探讨空间。本文拟利用档案、回忆录、文集等资料对中共早期支部制度的形成历程作一史实梳理,并以大革命时期上海的城市支部为例探讨支部的运行状态,以揭示党的早期支部制度与实际运作之间的效力和张力。

一、支部制度的形成

马克思、恩格斯于1847 年12 月制定了《共产主义者同盟章程》,其中第二章对支部的人数、名称和领导方式等作了专门规定,并在德国、法国、比利时等国家建立了30 个支部或小组,提出应使“每一个支部都变成工人协会的中心和核心”(《马克思恩格斯全集》第10 卷,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,第390 页。)。列宁在领导俄国革命时对支部建设十分重视,使支部制度得到进一步发展和完善。1919 年12 月,在俄共(布)八大通过的《俄国共产党(布)章程》中指出,支部是“党组织的基础”,“支部至少应由党员三人组成并经县、市或区委员会批准”。对于支部的任务,章程规定,“(1)在群众中实现党的口号和决议;(2)吸收新党员;(3)协助当地委员会进行组织工作和鼓动工作;(4)作为党机关,积极参加国家的经济生活和政治生活”(中共中央党校党建教研室编《苏联共产党章程汇编》,求实出版社1982 年版,第25 页。)。

中共的支部制度受到了俄共(布)的深刻影响。在中共建党前,中国早期马克思主义者对支部制度就有了初步的认识。1920 年间在一份《旅俄中国共产党人组织章程》中规定:“在祖国,凡有共产党员及其支持者的地方均须成立党支部。”这可能是中国早期马克思主义者学习和借鉴俄共(布)支部制度的最早例证。共产国际对各国共产党施行支部制度十分关切。1922 年12 月,共产国际第四次代表大会强调,“任何一个共产党,如果它在工厂、矿山、铁路等中没有建立起巩固的基层组织,就不能算是一个力量强大、组织严密的群众性的共产党”(《共产国际、联共(布)与中国革命档案资料丛书》第 2册,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译,北京图书馆出版社 1997年版,第26、384页。)。

在中共建立之初,由于党员人数较少,且地域分布有限,党的基层组织建设处于起步阶段。中共一大通过的《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纲领》只是对地方委员会作了简要的规定,即凡有党员 5人以上的地方应成立委员会。中共二大对地方党组织的认识更进一步,并提出了“支部”的概念。中共二大通过的首个《中国共产党章程》规定,各工厂、各农村、各矿山、各铁路等机关及其附近,凡有 3至 5名党员的地方均成立

“组”,公推组长 1名,并“隶属地方支部”。(《建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》第 1册,中央文献出版社 2011年版,第1-3、165页。)值得注意的是,这里并未将支部确定为党的基层组织,“地方支部”更近似于地方党组织,而“组”则处于党组织的最低层级。另外,在一份 1922年冬成文的《关于我们党的组织问题》的补充报告中又提到,党组织分为中央执行委员会、区执行委员会、地方执行委员会、支部,并规定支部设在工厂、兵营、农村、铁路工会和学校里,凡有 3至 5名党员的地方或机关成立一个支部,每两个支部合成一组,两个小组以上的地方成立地方执行委员会。(参见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现代史研究室编《“二大”和“三大”:中国共产党第二、三次代表大会资料选编》,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85年版,第129页。)在四级党组织中,支部处于最低层级,这符合俄共(布)的组织原则和共产国际的指示精神,但小组高于支部的规定却与中共二大的相关原则有抵牾之处。

实际上,中共二大通过的《中国共产党章程》明确规定“各组”为“本党组织系统”,是训练党员及党员活动的“基本单位”。(《建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》第 1册,第 165页。)换言之,在中共建党初期,小组是作为党员训练和活动的基层组织单位存在的,而支部并未被视为严格意义上的基层组织。1922年 6月 30日,陈独秀在给共产国际的报告中提到“在全国各都会增设支部”(《共产国际、联共(布)与中国革命档案资料丛书》第 2册,第 309页。)。这里的支部更近似于地方党组织的代名词,如建党初期的中共广东支部、湖南支部、济南支部等。此外,也有一些地方在成立初期就称为地委,如中共上海地委、武汉地委、北京地委等,但在日常工作中同样以支部相称。(参见中共中央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、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《中共党史资料》第 3辑,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 1982年版,第 12页。)可见,建党初期中共对支部的认识还不明晰,“支部”更像地方党组织的代名词。

1925年 1月 11日至 22日,中共四大召开。这次会议首次将支部指定为“党的基本组织”,初步制定了党的支部制度:一是规定了支部的工作职责和任务,指出支部的作用不仅限于“教育党员”和“吸收党员”,还肩负着在“无党的群众中去煽动和宣传”;二是规定了支部的设置原则,支部的设置应以产业和机关为单位,也可以地域为标准;三是规定了支部的组织制度和活动方式,新党章规定“凡有党员三人以上均得成立一支部”,支部的领导机构为支部干事会,每支部“公推”书记 1人,由 3人组成支部干事会。党员人数较多的支部,可以斟酌情形划分为若干小组,每组设组长 1人。(《建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》第 2册,中央文献出版社 2011年版,第258-259、259、263-264页。)从中可以看出,中共的支部制度基本沿袭了俄共(布)的做法。